Letou登录小说网

第十章 第七节 白莲教饷银

上一章:第十章 第六节 幽冥之花 下一章:第十章 第八节 废墟激战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 www.jdkau.com ,为避免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览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,记住了吗?

枪声来自东南边向。

"不是一般的枪械,听声响应该是AK、M99大口径狙击步枪,都是军用枪械。还有……霰弹枪。间隔咱们还有大约千米左右。"我侧耳听着说道。

"一切人戒备!"阮途大声喊道。

峡谷中的世人急忙拿出自己的兵器,查看子弹、翻开稳妥、做好荫蔽,气氛瞬时严重到极点。

"能配备这些精巧兵器的人……这一路上,还有在镇子上看到的,只需青龙堂……觉罗带的外籍雇佣兵!"阮途边想边必定地说。

"不用说,那两处被焚毁的营地也是他们干的!这些人渣!"鬼子恨恨地把枪栓拉得哗哗直响。

"今日若不是驻在峡谷内,不是被幽冥花进犯,便是被青龙堂狙击。真是万幸!"黄术右手抚胸,暗自幸亏。

"这枪声,怎样……不对啊!"阮途表情严厉,话只说了一半,便垂头沉思起来。

"是啊!枪声这么会集,又十分零乱。"我也感觉到了阮途的古怪。

峡谷外的枪声,像沙漠中的暴雨,来得快去得也快。

遽然响起的枪声爆豆一般,很快便零星,变稀稀落落,再往后偶然听到一、两声枪响,然后便是死一般的沉寂……

"我估量,这些丫是给幽冥花做了夜宵!"鬼子逐渐地说道,"呵呵呵,也开开泮荤,尝尝红毛鬼子什么滋味。"

估量状况和鬼子说的差不多。黑夜跋涉,假如没有防备,一旦碰上幽冥花,便是死路一条。我望了望沙堆外面仍不死心的藤蔓,吩咐阮途让手下持枪戒备,以防万一。

索达站在崩塌了的废墟城墙上,远远看去,眼前仅仅一层淡淡的雾霭,一片暗淡不见一物。此刻,远处的枪声现已停歇,对讲机里也没有任何消息。

晚上,索达正拿着地图思忖着下一步的举动。遽然。觉罗开门走了进来,说是不远处有人发射了三颗白色信号弹,尽管有薄雾但仍能看的明晰,阐明这些人就在邻近。为了确保安全,要带手下出去探查。

索达简略吩咐两句注意安全如此,便持续看他的地图。觉罗走后,有手下过来说觉罗这两天如同突击了邻近的其他部队,听见那些外籍雇佣兵喝酒时揄扬、见到他们耍弄战利品。索达说随他们去吧,这些人便是狼,原本就不是圈养的东西。

没过多久,外面含糊传来枪声,手下仓促进来说收到觉罗的求救信号。索达急速带上登上废墟城墙,枪声已稀,逐渐的便无声无息了。

"法师,咱们要不要去搜索一下?"有手下请示索达。

"以他们的配备和身手,大漠中已鲜有对手。假如没什么事,他们自然会回来。假如出了意外,遽然又想什么,对手下说道,"加强戒备,特别是这儿其他的几路人,要盯好喽!"

废墟原本是一座古代的城廓,其他几支探宝部队,占有了废墟的几处当地。让索达不得不进步警觉。心里却暗自思量,哪方实力的人,能与觉罗的外籍雇佣兵打得如此炽热。

此刻的觉罗,现已简直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,感觉正在逐渐丢失,认识也逐渐地含糊。

同是雇佣兵,那种刀口舔血和花天酒地的吃苦,交织成他们的日子。自打到大漠以来,自己邀来发财的外籍雇佣兵们,早已忍受不了枯燥乏味的大漠,飘渺的瑰宝也已不再有吸引力,仅仅碍于觉罗的情面才留在这儿。

白日索达不在时,觉罗便同雇佣兵们一同纵车奔驰大漠,偶然也扮演几回悍匪的人物。屠戮的趣味,时间短地抚平他郁郁的心思。

发现远处的信号弹后,孤寂难耐的雇佣兵们便滋生了"夜游"、"行猎"的心思。几天的大漠日子,外籍雇佣兵们发现,任何部队无论是在配备、实力上仍是军事素质上,与他们底子无法混为一谈,便产生了一种自己是大漠之王的幻觉。觉罗与索达打过招待后,便带手下驾车驶向信号弹的方向。

一路上,三辆敞篷越野吉普车翻开大灯并行,忽见前方沙地上遍及草绳,还细微颤抖,环顾四周雾气苍茫,极为怪异。觉罗等人不敢轻率行进,便停下车,摆开防护阵形。哪知猝不及防,地下草绳竟是埋伏下来的杀手。目睹一个个火伴被缠住、拖走,子弹打出去竟没有半点作用。觉罗拔出军刺削断几根绳子,却被更多的绳子缠住了脚踝,拖倒在地。终究一眼,是看到一个火伴在沙窝前,被十几根绳子撕成几半……

进到大漠以来,未遇强敌,精锐之师却命丧当场,流沙逐渐掩盖到头部,身上紧紧环绕的绳子似乎现已钻进自己的身体里,觉罗满眼不甘,却百般无奈,终究眼前一片漆黑……

"哎,半仙,方才你说这峡谷里边,有一个天大隐秘。是啥啊?是不是你又发现了瑰宝,都笑的合不拢嘴了。"鬼子问道。

"是啊!发现了瑰宝。"半仙说道。

"那咱们从速挖吧。是不是在那些堆骨头下面?!"鬼子瞅着峡谷里遍地的白骨。

"不是下面,是……"半仙朝头上指了指。

"天上?你就别吊咱们食欲了。快说快说。"鬼子有些焦急地敦促道。

"这故事说起来可长了。要从乾隆年间说起。"半仙点起支烟,不急不缓地说道。

"俺不怕长,逐渐"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这仅仅个传说。真到今日,看到没有腿的骆驼和马的骸骨,再加上这把刻有'八卦太极图'短剑,才知道不只这个传说确有其事,并且,瑰宝也触手可及。"半仙说道。

"那咱们仍是先把瑰宝挖出来,然后你再逐渐讲故事吧。"鬼子摩拳擦掌地瞅着咱们,"胜哥,你说是不是啊!先干活啊!"

"这黑灯瞎火的,怎样干活啊?!"黄术不解地说道。

"切!外行了吧!咱们干活时都选月黑风高、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……"鬼子把头转向黄术说着。

"哎呀,我说鬼子,你能不能别打岔。让半仙把故事讲完!"我不耐烦地打断鬼子。

"呵呵,乾隆末年,川楚边境白莲教起义,大张旗鼓,一路夺关斩将,呈星火燎原之势。各地教徒纷繁筹措军饷援助义师。其时,白莲教是一个隐秘组织,在各地都有分舵、堂口,就连境外的大食国、月支国也有为数不少的商旅教众。这些境外的白莲教众,隐秘筹得军资珠宝饷银,合计三十驼,由教内高手押运,百骑护卫,自西域驰援川楚。但在途经大漠时,遇到暴风雪,迷失了方向。为了不致遗饷银,他们就将其藏在一个隐秘的当地,留下今后再取。但终究走出暴风雪的,只需两个人。"半仙凝视着手中即将平息的烟头,持续说道,"这两人回到华夏后,正值清廷集结十六省八旗、绿营,围歼白莲教。战事趋紧,后又以村镇设堡,层层围堵。此二人后来都死于乱军之中,终究也没有去取回那三十驼珠宝饷银。但却留下了这笔财宝的大约方位,就在大漠深处的一处峡谷的山洞里。"

"其时,押解饷银的部队为逃避暴风雪,来到了一处无名峡谷。怎样奈暴风雪连续数日,地上雪积盈尺,气温陡降,粮草不济,又无引火御寒之物,部队中人畜很多逝世,目睹无法持续押运饷银,便想就地躲藏,改日再来复取。"

"部队中的高手发现峡谷上有一山洞,但苦于峰陡壁峭,无法攀爬。便砍下骆驼、马匹的腿,带血肉的腿直接粘在石壁上,结实无比。就以此做为梯子,将珠宝移到山洞里。并用石块掩好。"

"荒诞!不可信!"鬼子边边摆手,"沙漠怎样会有那么低的温度。"

"哎,这你就不知道了。胡天八月既飞雪。冬季的大漠,有时气候失常,气温有到达零下六、七十度。"黄术说道。

"哦。"鬼子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。

"那便是说,咱们现在地点的峡谷,有或许便是当年白莲教躲藏珠宝饷银的当地。上"从这些没有了腿的骸骨,还有这把剑来看。应该是这儿。"半仙拿过鬼子找到的短剑,指着上面的图画说,"这把剑上刻的是'八卦太极图',是白莲教的标志。"

"但是……怎样才干上去呐?"阮途犹疑地问道。

"呵呵,半仙,这几路人马不都是身怀绝技吗?把他们都召来,来个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咱们总不等再比及冬季,牵一群骆驼,再砍下腿来做梯子往上爬吧。要是碰到个暖冬……"鬼子自顾自地越说离题越远。

"不成!不成!这些人都来不了这个。"阮途笑着说道,"赶尸人童度耍的是僵尸生意,这个不内行。徐硕绰号南岳搬山,那是指盗墓挖洞,在赫图阿拉时,往宾馆挖洞,地下一夜可掘进几百米。这个山,他不成。鬼上身河鬼,在水下身如鬼怪一般,攀爬这样的峭壁必定不可。屠龙手孔云龙,练的是铁砂掌的硬功夫,掌可开碑裂石……下盘却是稳妥,可身子太重。要是这飞檐走壁……"阮途说着,眼睛向黄世看去。

"对呀。我咋没想起来。那天你从房顶一个跟头就下来了。特别是你飞身上马的范……"鬼子对黄世说道。

"可……可我也就跳房顶那么高。这……"望着润滑峻峭的石壁,武功高强的"漠北双雄"一时也没了主见。

"呵呵,仍是让大胜来吧!"半仙云淡风轻地说道。

"胜哥?才智过胜哥的拳脚功夫,可这高来高去……"阮途一付不相信的姿态。

"我靠的是这个。"指了箱子里边的"索靠",说道"不过,要等天亮,睡一会吧。养足了精力。"

鬼子却撇了撇嘴,"我想起来了。这套东西可花了一大笔银子。要不要我太胖,也能飞檐走壁……"

……

早上,是被日夜鸟悠扬的啼鸣惊醒的。恍然间,感觉像是身体在南边的园林。身边的世人也无不称奇。

"这鸟发现自己还没死,竟这般高兴。叫的声响也不一样了。"鬼子说道。

"日夜鸟,好名字。其实,咱们的生命不也是在日夜之间吗?!"我说着,拿过箱子里边的"索靠"。

这付特制的"索靠"颇似专业登山队员的衣服,不过却照比他们多了许多高科技的含量。除了衣物原本的保温暖轻柔,双腕有自行发射的按钮,千韧绳子衔接身体的防护,发射出的矛尖为精钢打造,腰间的牵扯引可主动带动身体上行。只需坚持好身体的平衡,攀爬悬崖峭壁并非难事。

阮途说,天亮今后,幽冥花藤蔓也已退去。他带手下骑骆驼奔出几百米,除了莽莽黄沙,简略吃过东西,我穿戴好"索靠",选了一处平整的方位,按下左手腕处的按钮,激射出的矛尖带着绳子钉在十余米高的石壁上,我用力试了试强度,感觉到结实后,按下腰间牵扯引扣,身体开端逐渐的向上升。为确保安全,待到一半间隔时,右手腕再度向上方射出矛尖。如此重复几回,已来到峡谷顶端,登高远望,大漠确实风景无限。顾不得赏识这些,急忙拿出望远镜,调高倍数,仔细观察远近的石壁。公然就在右侧谷口方位,发现石壁中心一处崩塌一半的洞口,另一半则是大小不一的碎石砌成。

压抑住心里的振奋,小心肠回到地上,给咱们指定了洞口的大约方位。

鬼子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摞驼皮袋捆在我身上,絮絮不休地吩咐我要把细致柔软扎好,一袋袋顺下来,以免磕坏了珠宝。

凭借"索靠"逐渐攀到洞口。搬开遮挡的碎石,石洞里边公然堆满蒙了厚厚沙尘的珠宝银锞。

想像不出古代人"三十驼"是一个什么概念,仅仅觉得若是依鬼子的方法,一袋袋装好顺下山去,怕是要折腾到深夜,现已没有多少汽油的咱们,估量有命拿财宝,没命去享用,这条命晚上也得给幽冥花做宵夜。

招待下面的人散开逃避后,我便四肢并用,将石洞中一干珠宝扔下山去。尽管身在山洞高处,仍能听到鬼子在下面大呼小叫的声响。

等我从石洞里下来后,鬼子便一个劲儿地抱怨磕坏了珠宝翡翠,要从我那份里把钱扣出来……

"这个当地过分阴险,晚上幽冥花还会来袭。咱们得从速换个驻地。"半仙话音刚落,便接到童度打来的卫星电话。

"童度身陷险境,告诉各路人手立刻救援。"半仙脸色凝重地边说边在地图上标出童度地点的方位。

"东南边向!"我倒吸了一凉气,正是夜里枪响的方向。

血咒迷城小说的作者是胡同有风,本站供给血咒迷城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,假如您觉得血咒迷城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.jdkau.com

上一章:第十章 第六节 幽冥之花 下一章:第十章 第八节 废墟激战

2018-2019 © 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jdkau.com .

盗墓生计 诡墓 Letou登录之秦皇陵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活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