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tou登录小说网

第十章 第三节 漠北双雄

上一章:第十章 第二节 金佛殿 天蝎罗盘 下一章:第十章 第四节 八字谶言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 www.jdkau.com ,为避免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览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,记住了吗?

从高速公路服务区动身,鬼子上车就睡曩昔了。我和阮途轮番开车,不时向半仙讨教一些大漠风情和关于"天蝎罗盘"的风闻。

"尼玛阿!"耳边传来鬼子的声响。

"做恶梦了?咋醒了就谩骂呐!"我瞅了瞅刚睡醒的鬼子说。

鬼子翻了翻眼睛,一付懒得理我的慵懒神态,手指了指车窗外的广告牌。

我顺着鬼子手指的方向往外看去,忍不住忍俊不禁,"爷!那是阿玛尼西装的广告,您老眼睛'双拐'了吧,看颠倒了!"

"哦!"鬼子睡眼惺忪地应了一声,问道,"半仙,故事讲到哪了!"

"正说着大漠赤野黄沙,风洪流少,方圆千里,寸草不生,万灵皆灭……"我信口胡诌道。

"呵呵呵"坐在前排的半仙和阮途也笑出了声。

"胜哥净拿我高兴。这一天还吓的不行哇,还吓唬我。"鬼子说着,从车座上摸出本杂志,无聊地翻看着。

"哟,这封面的妹子这么眼熟呐!"我一把抢下鬼子手中的杂志,"商业大厦的兴起……专访商业奇才,香港金鼎贸易公司董事长阮倩……哎,阮途,是你表妹,我说这么眼熟呐,本来在赫图阿拉有过一面之缘……"

杂志封面上,阮倩面庞灵动娟秀、皎容气质、精神焕发,彰明显成功女人的勇敢、干练、才智与魅力。

"我瞧瞧。"鬼子说着,抢过杂志,一边饶有兴致地翻看着,一边说,"阮老弟,你家表妹有没男朋友没有啊?"

"算了吧!鬼子,你就别打阮倩的主见了。改天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,质量三包。"我说道。

"哎,人家还没说愿不愿意呐,你咋就先给把门关上了!"鬼子不满意地说道。

"人家硕士结业,海归。那是厚积薄发。再瞧瞧你。"我说道。

"我咋了?我也是厚积薄发!"

"你厚积薄发?是说你呢,仍是说你肚子上的肉呐。只会厚积,不会薄发!"我戏弄着鬼子说。

"阮倩和她的贸易公司不要掺和进咱们的事里来。她是咱们在外面的确保和跳板……"半仙点着支烟,对着鬼子说,"从现在起,和'码头'的联络要断掉。青龙堂无孔不入,留神被他们从中做梗。'码头'的生意,都交给在香港的阮仕,你担任和阮仕联络。还有,在瑞士银行给咱们都开个户头。今后'货'脱手后,直接打进瑞士账户,不能再转到国内。"

"半仙,您老就定心吧!"鬼子说着,掏出电话和阮仕联络。

"呵呵呵,'带头大哥',已经在瑞士银行,给你和胜哥、槐哥开好了账户,还存了些钱。"阮途说道。

"这……"我半吐半吞。"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咱们兄妹能有今日,全赖几位。我是个粗人,可知恩图报仍是知道的。"阮途说道。

高速公路一路疏通,但越往前开,越是荒芜,气候也越发的糟糕,路两边的景象也随之改变,已不见大片的植被,扑面而来的仅仅光溜溜的大山,偶然一簇低矮的灌木、小片了无活力的树林点缀着瘠薄的荒山野岭。石砾、黄土间挣扎的野草也"面黄肌瘦"。

从省会动死后的第八天下午,咱们挨近集合的地址时,已是跋涉在坑洼的沙石路面,沿途村镇愈加破落,路上散放着的牛羊多于行人,再往前,便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。

黄昏时,抵达挨近沙漠的小镇,寻家较大的旅馆安排好。一路上拼命往前赶,距约好的集合时刻整整提早了两天。依照半仙的方案,化整为零,分路并进,以小团队为单位,彼此照应,同舟共济,既可消除他人的歹意,又可削减潜在敌人的防备。

阮途与各路人手电话联络,赶尸人童度、屠龙手孔云龙已到邻近,其他各路均在跋涉中,一天之内即可抵达。

算算时刻,正好这两天简略休整,置办装备,弥补满足的淡水、食物、汽油。半仙特意吩咐阮途,每只部队都要装备卫星电话以及信号弹、枪支、马匹或骆驼。阴险的沙漠里,谁也不能确保没有意料不到的工作发作,而在大漠深处,除了现代先进设备东西外,往往还需要准备好传统而原始的东西以防万一。

一路奔走尚不觉辛苦,抵达目的地后,疲倦便潮水般袭来。一躺下便睡得暗无天日。

"胜哥,起来了,看日出了。"耳边传来鬼子叫唤的声响。

这"吃货",一路上坐进车里就睡,估量这会儿安稳了却是睡不着了。我清楚这"吃货"的性情,我要是赖在床上不起,他是不会让我好好睡下去的。干脆就从了他吧。所以,爬起来穿好衣服胡乱洗了把脸,同鬼子一同走出门去看日出。

东方微曦,外面飘荡着一片淡灰色的晨雾,四周仍是未消褪的夜色,模糊传来早行商客的驼铃声,微凉的清风掠过胡杨树迎来拂来,吹起衣角轻轻向上翻卷。天边的赤色愈重,一轮向阳喷薄而出,犹如七分熟的蛋黄般诱人……

"榜首次在大漠看日出,还真别有一种感觉。"我深吸着轻轻炎热的空气说。

"胜哥,快来看看,这是什么典礼?"鬼子指着远处的沙丘对我说。

顺着鬼子手指的方向,几个人迎着向阳,跪在沙丘高处,不停地捧起沙子扑在脸上。

"沙漠民族以为黄沙是崇高的。用清晨榜首缕阳光照射过的沙子洗脸,能够洗去自己灵魂深处的罪恶。要不,你也"切!我这么心地善良的人,哪会有什么罪恶。要是洗,也得把艾龙那条老狗牵来。"鬼子说道。

伴着清晨的阳光,小镇上燃起缕缕炊烟,小孩子的哭声、狗羊鸡等各种牲畜的叫声、过往车辆、行人的喧闹声,各种声响交织着,拉开了小镇一天的繁忙。

旅馆的人也陆陆续续起床、洗漱,一群村妇、半大孩子,围在旅馆门前兜销着土特产,拿着带红缨牧鞭的老汉,赶着脏兮兮的羊群从门前走过……

做为联接沙漠和内地的最终一家旅馆,里边住的人除了经商的、来探险的,便是来旅行或是猎奇的。从每个人脸上的神色和穿着装扮上,便可窥见倪端。

但现在,更多的人是冲着大漠金佛风闻来的。不时有脸带肃杀神色成群结队的汉子走过;或带着沉重行囊的车辆,停在路周围,司机一边驱逐小贩一边警觉地凝视周围;或沙漠边际的驼队上的行者,头包裹得严实,只显露一双眼睛,冷漠地看着路人。

远处,驶来三货车,下来一群披麻带孝的人,从车上抬下棺材,打着灵幡……

"天呐,是赶尸人童度,这丫……"鬼子张大了嘴。

一辆旅行巴士停在旅馆门口,招引很多的小贩包围曩昔。南岳搬山徐硕戴着导游证,指挥着游客装扮的一干手下……

路周围小摊旁,蹲着抽旱烟袋乡间老农一般的河鬼。身着粗衣或赤膊摆着摊的手下,仰慕地瞅着跟从徐硕的"游客"。

跟着"噼噼啪啪"一阵鞭炮声,一处新开业的店肆,挂起了"防沙治沙"的招牌。一身暴发户装扮的屠龙手孔云龙,带着一干手下正牵羊摆酒。

"老孔这丫,亏他想得出,弄出这么个皮包公司。"鬼子嘟囔着说。

"稳扎稳打。这都是半仙的主见。到哪都要设一处隐密的联络点。"我说道。

"防沙治沙,呵呵,好,无本的生意,就租个房子,连货都不必进,也不怕蚀了本。"鬼子说。

"老板,狼皮褥子要不要?铺身下睡觉,隔凉隔热,补肾壮阳。"死后有人说话。

我忽然回头一看,是一个古铜色脸庞的巨大汉子,肩上披着几张毛烘烘的皮子,正向我和鬼子推销。

这汉子显然是一身好功夫,轻如叶,静如岳,连他什么时候走到死后,咱们都不知道,"真的假的?不是拿狗皮欺骗我吧?!"鬼子说着,拿过一张来,里里外外翻看着。

"哎哟,老板,这哪会有假的!狗皮和狼皮不一样!"汉子说。

"你自己打的狼?现如今,这狼但是国家保护动物,犯法呐!"我盯着他说道。

"呵呵,老板,在沙漠里,你不打死"说的是那么回事!这一张狼皮褥子卖多少钱?"我问道。

"不贵!一千块钱一张。这但是成年的大漠黄狼,只要在大漠深处才干碰到呐。"汉子一边夸耀自己的货,一边有意无意地问道,"老板发什么财呐?!"

"哪里有财发呀!天然生成劳碌命。地质勘探。"我指了指周围车门上的"往利勘探"几个字。

"你们也是冲着大漠金佛来的吧?!这车真不错。"汉子一脸仰慕地瞅着周围的几辆帕拉丁越野车。

这人来路乖僻,能在大漠深处打到成年的恶狼,足见其一身的功夫,现在却来套话,不知是敌是友。我思忖着正要答话,忽见一只拇指巨细的蝎子,不知何时竟爬上了鬼子身上,正顺着衣服领口往脖子上爬,尾部的毒刺高高翘起……

"鬼子!别动!你身上有……"我一面匆忙向鬼子喊到,一边指着他的身上。

蝎子有毒,沙漠里的蝎子毒性尤甚。纵然历经存亡异象,可除了向鬼子示警,一时刻我却不知下手。

"……"鬼子见我惊慌的表情,还用手指着他,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。

紧要关头,兜销皮货的汉子忽然上前一步,探出右手来,从鬼子衣领沿上捏住蝎子,左手顺势扯下尾刺。

在我看得呆若木鸡时,竟随手将勿自挣扎的蝎子扔进嘴里,"嘎嘣嘎嘣"嚼得有滋有味。

瞅见汉子嘴角冒出黄绿色的沫子,我感觉嗓子里一阵想吐逆的激动。好歹人家救了鬼子一命,为了不失礼,强忍着没有吐出来。

"咋了……"鬼子犹自僵在那里,木呆呆地望着咱们。

"哦,是个蝎子,爬你脖子上去了。没事儿了。给……"汉子说着,把蝎子尾刺递给鬼子。

鬼子吓得急速摆手。

"这但是好东西!你不要,我可拿回去泡酒了。"汉子含混不清说着,将嘴里嚼剩余的蝎壳吐在地上。

"兄弟,真是谢谢你了。"我感谢地说。

"嗨,啥滋味,原生态吧!"鬼子问道。

我无法地瞅了鬼子一眼,对汉子说,"兄弟,你这狼皮褥子我都要了。总共多少?四张。不必找了!"我掏出昨天放兜里的一沓钱五千块钱,塞到他手里。

汉子却不矫情,一张张数了一遍,才都揣进怀里。遽然,抬起头向空中用力闻了几下,对咱们说,"风里湿气大,要下雨了!"

说完,右手两只手指在嘴里一撮,打了一个嘹亮的呼哨。

一匹浑身黑得发亮的快马,不知从哪忽然狂奔了过来,汉子紧跑几步,揽住缰绳,向前飞身一纵,稳稳坐在立刻。俯下身,夹紧马肚子我昂首望了望高高挂着的太阳,不解地摇了摇头,"好怪的人!"

听到他的吆喝声,路周围的摊主开端往货摊棚顶搭上遮雨的塑料布,挎着筐转在旅馆前的小贩们则一哄而散。

我和鬼子惊诧地望着这匪夷所思的局面。只见骑在立刻的汉子回头奔向沙漠,而沙漠里竟突兀地呈现一个兴起的沙包,像潜伏在地下的推土机般快速移动着,待挨近黑马时,忽然沙包爆破了一般黄沙四溅,一个低矮的身影从地下黄沙中腾空而起,立刻的汉子一把捉住小个子的手臂,将他带到马背上。两人一骑,飞快向远处奔去,很快就只剩余一个黑影。

我和鬼子对视了一眼,眼里满是震动。

天边不知何时涌起一片乌云。大漠的气候竟说变就变。

我和鬼子前脚跑进旅馆,后脚雨点便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。

我急忙向旅馆老板探问方才的两个人。

"你说的人是两兄弟,矮个的是哥哥,叫黄术,高个子的是弟弟,叫黄世,在这里大名鼎鼎,并称'漠北双雄'。"旅馆老板说道。

"我还以为是武大郎二郎穿越了呐!"鬼子说。

正说话间,外面传来巨大的马达轰鸣和喧闹的声响。从门口向外看去,旅馆前面刚停下一排车辆,与此同时,一架直升机降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。

其间一辆房车里,走出来的竟是觉罗,后边跟着十几名装备警戒的外籍雇佣兵……

血咒迷城小说的作者是胡同有风,本站供给血咒迷城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血咒迷城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.jdkau.com

上一章:第十章 第二节 金佛殿 天蝎罗盘 下一章:第十章 第四节 八字谶言

2018-2019 © 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jdkau.com .

帝陵:民国榜首风水师 最终一个道士 Letou登录8:大结局 最终一个摸金校尉 Letou登录续集